Caelum Oleae (moved to http://ucleycc.pixnet.net/blog)

關於部落格
  • 31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曲折荒謬的都柏林之旅

這趟都柏林之旅,一開始就目的錯誤。是去學的,不是去玩的。想玩,整個就糟了。


其實是去參加學術會議的,申請了學校補助,想要拿學校的錢,順便去都柏林玩一玩。
出發前臨時想到請老師幫我在看看稿子,結果面臨原稿大修的狀況。
會議為期三天,週四到週六,機票訂週三出發,週日回倫敦。
必須改稿的狀況下,打消提前一天出發是要去觀光的念頭,想著到了再開始好好改吧。


誰知道週三中午開始所有前往都柏林地班機全面停飛。初步以為是天候不佳,因為前往北愛首府Belfast當天的班機也是全面停飛。後來才知道是都柏林機場的雷達系統損壞。


週三十二點就從家裡出發,到了機場,過了海關和安全檢查,到了登機口才知道飛機停飛。回到機場大廳,開始排隊:排更改班機的隊,排領取行李的隊。在希斯羅機場第一航廈多個行李運送帶出口找尋行李,最後在機場共花了五個多小時之後,終於可以回家。


回到家後,還得想辦法(因為很笨的忘記網路電話帳號密碼),和都柏林三一學院連絡住宿事宜,向會議主辦單位表示可能會遲到。然後隔天班機改成了早上1005的,六點半不到就從家裡出發,到了機場,還早。


真的還早,因為後來班機不但延誤了一個多小時,還更改登機口,真是把乘客搞的人仰馬翻。到了都柏林,進入市中心的交通大塞車,早上六點十五從家裡出發,抵達三一學院竟然已經是兩點十五的事情。


原來倫敦和都柏林這麼遠。


三一學院名聞遐邇,可以說是愛爾蘭第一學府,歷屆校友赫赫有名,舉例來說,有寫《格列佛遊記》的Johnathan Swift,王爾德,貝克特等等。


這個第一學府,暑假將學生宿舍租給外來的學者和訪客,但宿舍卻不提供網路。而住宿服務處的人員,態度之差,真是典型第一學府的行政人員會有的態度。


沒有網路,這對一群每天都要上網收好幾次信的宅男宅女學者學生們,真是難以想像。對還沒把稿子修改好,需要查對資料,請老師在最後一秒再看看的我來說,真是絕境。折騰了好久終於找到ㄧ家網咖,列印文件一張A4要歐元20分,折合台幣是一張10塊錢的意思。


我真的可以理解,為什麼那麼多人會出走都柏林。


物價之高,讓住在倫敦、剛去過巴黎的我,完全無法理解。到底是在貴什麼鬼?

另一個印象則是離開都柏林時,飛機升空後大概飛不到兩分鐘,往下看全部都是農田。後來飛機終於抵達倫敦上空了,機長說再十分鐘後就要降落時,往下看全部都是房子。這才知道原來倫敦有這麼大。


非常回歸正題,也非常烏龍的,我幾乎完全沒機會參觀都柏林。除了和其他與會者去了pub喝東西,餐廳吃飯,所有的觀光客該去的景點只去了都柏林作家博物館:45分鐘;國家藝廊:60分鐘;三一學院舊總圖:1.5小時;歐康諾街散步:30分鐘;Grafton St.+Dawson St.+Duke St. :30分鐘。


號稱都柏林購物街的Grafton St.從頭走到尾,不用20分鐘,可以一天逛完。和其他大城市一樣,牌子差不多,沒有特別吸引人逛街的欲望。(魚和我去巴黎,也是完全避開一般購物街,要買回倫敦和台灣買就好啦)。結果歐康諾街規模還比較大,有種像是要和巴黎香榭大道看齊的感覺。路中間的分隔島,做成了行人徒步區,上面放了許多名人雕像。如此植入歷史,好像是所有被殖民過國家要尋找身分的強迫症。



我真的去過都柏林嗎?


唯一最都柏林的經驗是在飛機上遇到一位很親切、風趣又知識豐富的都柏林人。結果是一名電影導演,正從倫敦剪接完電影要飛回都柏林。可惜他告訴我的圖書館、教堂、咖啡店、餐廳、pub、美術館、劇院、球賽,我ㄧ樣都沒去成。


愛爾蘭人很親切,都柏林人也很友善。但是這個城市怎麼搞的?還在歷史記憶與現代化中掙扎。


機場的問題不在雷達,而在規模不夠大。很明顯地需要第二座航廈。所以小飛機的起降都用同一條跑道,總有三、四台飛機在跑道上排隊等待起飛,不知道同一時間天空中有幾架也在盤旋等待降落。


回到會議這件事上,發表是在星期六一大早,週五晚上也就沒和其他人去酒會和餐廳,自己買東西回宿舍吃。去哪買?看來看去,不想吃麥當勞,也不想吃漢堡王,於是我進了一家超市。
這家超市叫做Mark s& Spencer。
所以我做了很荒謬的事情:我去愛爾蘭逛英國超市,買從英國進口到都柏林貴的要死的食物。


可是,我終於理解美國人為什麼到哪裡都要找星巴克。
看到熟悉的店,價錢可以掌握,品質可以確保,那是多麼令人安心的事情。
所以我去了Marks & Spencer,也去了星巴克。


這一切荒謬至極。比在語言不通的巴黎更荒謬。


一切和貝克特的戲劇多麼切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