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elum Oleae (moved to http://ucleycc.pixnet.net/blog)

關於部落格
  • 31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なら よしとも

生日那天,Tommy做了油飯和下水湯(另一個選擇是火鍋),我和Vanina到他家去慶祝,離開前在Tina的房裡看到一個很熟悉的人影,我指著她問Tina說,她是誰?去年Pinai送我的生日卡片上也是同一個女孩耶!Tina很興奮的說真的嗎?她是奈良美智的作品啊。有眼不識泰山的我連忙和Tina商借任何奈良的美智的作品回家研究一下。Tina於是推薦《小星星通信》,奈良美智的前半生半自傳圖文集,做為認識這位現代畫家的開始。


吊詭的是拿到《小星星通信》之後,生活進入了一團忙亂之中,書便擱在桌上一個多星期。首先是協會的同事來英國出差,一同參訪了自然森林公園和溼地中心,接著又開始了昏天黑地的打工。其實打工的行程並不算緊湊,只是從荷蘭、比利時回來後,身心還沒從兩個多月來的披星載月旅行模式中回復,搬家又搬了一個星期,加上打工後,生活作息大亂,整個人也變得非常萎靡。


直到昨天,我終於把「萬惡的電腦和網路」關掉,拿出Andy寄來的 Kirsty McGee 的專輯 (九月一日才要在英國上市喔),準備一邊聽音樂,一邊看書。


沒想到書一打開,就忘記播放
CD (所以我現在一邊聽CD一邊寫網誌喔)


閱讀總是愉悅的。每個人在閱讀的時候,總會在書中尋找熟悉的、相類的、希冀的各種經驗和情緒。而奈良美智的《小星星通信》讓我最有共鳴的是出國求學的經歷。這並不是說出國唸書就有多了不得,或者是他在德國杜塞多夫學畫,我在倫敦念莎士比亞能有多相像,而是人離鄉之後,眼界是否真的廣了?心裡面對於家鄉的形象變得既模糊又清晰,每次返國,總有變與不變之處,而自己的心境是在不知不覺中成熟了,或者如以往一般任性幼稚。
 

和村上春樹小說裡的絕對孤獨不同,這種「相對孤獨」,平日還是有同學、有朋友、有課業、有聚會、有工作,在和這世界接觸的同時,自己心裡的那個世界如何變形,如何變大,變窄,自己和自己又透過什麼來對話。如何面對自己,如何了解最深層的那個自己,奈良美智說他透過繪畫來與自己和他人溝通,越過不同語言的障礙,越過語言本身的矛盾。


另一件事是「初心」。奈良美智說他總是不斷提醒自己「莫忘初衷」。在那麼多磨練、苦的、甜的、名阿利的像波浪般一浪一浪地打上來,漲退潮之間,自己是否還在站在最原初的位置上?


當然學術圈也是有其黑暗處所在。當然還在博士路上蝸速前進的我,並沒有名阿利的打上來。只是在這裡那裡多多少少看到黑的白的灰的,心境上態度上不得也變得黑的白的灰的。因此有時候是我,有時候是同學都各自不斷提醒自己「莫忘初衷」。


奈良美智最有名的其中一個小女娃,總是斜眼看人,看到會讓人起雞皮疙瘩。在與她對看之時,若是能夠揣摩畫家的心境,更甚者,若是能摸索自己的心境,平靜以對,或許能得真意幾分吧。
 

破報對奈良美智的報導:http://pots.tw/node/3015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