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elum Oleae (moved to http://ucleycc.pixnet.net/blog)

關於部落格
  • 31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雜記

一個月又過去了,論文進度趨近於零。

在資格考過後遇到瓶頸,比在資格考前更令人覺得惶恐。因為這不是短期之內deadline的問題,而是論文有些基本的問題要思考與解決。這次和指導老師的會面,我什麼都沒有寫,就是去討論。給了思考了的問題和可能性。老師從頭到尾都沒有說太多,只是一直聽我說,我就這麼說了三十分鐘之後,然後不到十分鐘的時間,我已經站在老師辦公室外頭了。

meeting過後,我拎著莫名其妙很重的包包,左右手換來換去,在攝政王公園裡散步了兩個小時。把整個公園都走遍了,看到的倫敦動物園的外牆,看了剛剛換上新枝的皇家玫瑰園,東南西北,看著地上跳來跳去的鳥,心裡頭卻還是有些疑惑。

到了和博班同學一起聚餐的時間,到了有機咖啡店,走太久所以非常餓,拿了很多食物,全都是素的,一邊吃,一邊默默地聽同學帶導生的抱怨,還有論文的困境。我卻沒有辦法跟他們討論我的論文,潛意識裡,也許我知道解決的辦法在哪裡,只是它還沒有很明顯地出現在眼前。還有時間上的調整,有現實上,感情上,實際面上的差別,於是容忍自己這樣怠惰下去。

回家換個衣服,繼續今天的行程。下一個會議,和學長討論明天校友返校活動的接待事宜。狀況很簡單,只是人數很多,竟然有170人,所以學長很緊張。新手老師果然就會被派到這種工作。交代完注意事項之後,我開始像訪談似地問起學長許多問題:論文進度的問題,模擬口試的問題,學成年限的問題,修改論文的問題,口試委員的問題,教書的問題,找工作的問題,發表論文的問題。結果比之前開會用的時間還要久。

剛好我認識這一兩屆的學長姐都差不多要畢業了,每個都很強,找到工作的,申請到博士後的,三年準時畢業的,論文只需要訂正標點符號的。他們是每天上圖書館的那一型。

最近發現班上同學也都開始每天上圖書館了,令每天還在家裏混的我,感到非常可怕。

和學長聊完,馬上去聽系上老師講女詩人Sarah Coleridge,和我的研究無關,但總得去盡盡雙主席的義務。其實很有趣,但我實在太累,沒睡著,可是偷偷地打了好幾個哈欠。有首詩我覺得很棒,如下:

           To My Son
Goodness is never perfect in one mind,
But widely o'er the earth in parcels spread:
As gold, in fragments to the streams consign'd,
Was ne'er discovered in its mountain bed,

So hope not thou, ere from this earth ascended,
To find all virtues in one mortal mansion blended.

Yet some all moral good and evil find in masses
Which no opposing quality doth leaven:
Mankind at large they place in two large classes
To heavenly -- and the sor devoid of heav'n --
Sure they see double in their partial kindness
For Virtue on one side have nought but total blindness.

Learn to be true, for 't is consummate art
From all untruth our thoughts, words, acts to clear --
Detect the falsehoods of the cunning heart,
Which least of all is with itself sincere:
Small need hast thou with others to eschew
The base deceiver's way while thou to self art true.

在國外唸書,除了研究用圖書資源比較多之外,還有一項最強的動機,就是老師。今天講Sarah Coleridge的老師可以說是20世紀以後第一個把她從歷史的暗處找出來的學者,也是她的詩集的編註者。像這樣的大頭,真的一天到晚在系上晃來晃去,感覺很平凡卻也偉大,非常奇妙。今天會問學長那麼多問題,也是要趁學長變成大頭前,在他還有學生氣息,感覺上等級還沒高到十萬八千里的時候,趕快問他問題。就像學長說的,某位前幾年年左右才畢業,現在又回來學校做博士後研究的學長兼老師,應該會在五年內咻咻咻地升上教授吧。而且他的母語不是英文,是希臘語。這些人都是哪裡來的啊~~


seminar 結束後,我沒有留下來參加drinks,今天實在不知道能和老師和同學聊什麼,於是我就先逃了。和朋友到書店找書,博士生果然還是要盡盡本分的。也是該唸點書,寫寫字的時候了。


晚上和一群人聚餐,席間有從事各種不同領域的博士生。是的,原來倫敦有這麼多台灣來的博士生。這種場合每每會有突然讓我覺得無法融入的時刻出現。也許就幾分鐘,也許出現一次,或次數頻繁。總有我不屬於這個世界,這些人是誰,我是誰的感覺。

在哪裡,會去哪,在終極目標:拿到博士學位前,一切的一切都是多說無益。

做夢很好,有規劃也很好,但有些事情真的不是思考就可以解決的。

所以今天,我竟然出席了五個不同場合。一篇文章都沒看,真不是博士生該過的生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