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elum Oleae (moved to http://ucleycc.pixnet.net/blog)

關於部落格
  • 31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生命的長河

突然有所感觸。明明週二五點有個「死線」的。


最近身邊的朋友大家都開始趕「死線」了,大家壓力都大了。真的是要大家充分發揮很能玩也很能唸書的能耐。但我開始想以前最用功是怎麼樣的,是怎麼經過來的,現在該怎麼樣,未來我想要怎麼樣。


昨天血壓比較低一點,打了些電話希望可以不用去上班,結果因為週末來的聽眾很多,又是一場時間比較長,樂團編制和合唱團人數比較多的音樂會,所以沒辦法,還是得去上班。而到了沒多久,竟然真的有同事暈倒,救護人員也到場了,是位台灣來的男同事,在旁邊幫忙問了幾個問題以後,就上去工作了,同事後來沒事了,應該是因為幫忙搬大鍵琴到地下室的時候,因為空間和空氣壓力,加上太過勞累,引發眩暈。我看著同事發青的臉,真的是「發青」,我第一次看到像這樣這麼嚴重的,覺得自己的低血壓也沒什麼,不知道經理把我叫下去,是要證明給我看什麼,還是要我不要有藉口。(相信我,另一個經理不會這樣,這一位,心機真的很重,每個同事都被他整過)。


是啊,昨天學妹們晚餐的時候問我,為甚麼要回去工作,雖然沒有排很多班。其實辭職或回去,大概都只是個決定,沒有為什麼或不為什麼。人生看到、聽到、經歷到很多事情不都是這樣嗎?就是決定了,但是原因已經失落了,只是必須去經歷它,然後應對任何可能的結果。


昨天也聽到朋友講朋友的事,感觸很多。是啊,人生好像沒有什麼是永恆的,不過不是你們教我不要因此害怕生命嗎?只是太多事件的累積,歷史突然壓縮在幾個小時內翻滾而來,所以感觸也就湧上來了。


昨晚音樂會的時候,腦袋一片空白,無法看進論文的任何一個字。突然想起了miao,很想她,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以前miao曾說我像黃蓉。哪裡像了?我那時候這樣問她,她也說不上來。我以為該不會是只有她會燒菜吧。最近有點懂了。但我沒有那麼聰明,miao經過了大風大浪,現在終於能有自己想要的生活了吧。


很習慣為每件事每個人定位,雖然常常會判斷錯誤,但那已經像是個深植的習慣。遇到混亂無法定位的事,就頭痛很久。現在知道,每個人的座標價值系不同,在某某某第一象限的什麼什麼事件連同誰誰誰,其實在誰誰誰自己的座標系裡,是在別的象限,或者是在原點。隨著年齡、身邊的人事物不同而影響,座標系的每個單位會變量,或者整個座標系可能因此平移,但是只要知道自己再往哪邊移動,或者就算是不知道,只要讓座標系不要傾斜失衡就好。


親愛的親愛的,謝謝你聽我說我的壓力。幫我親親寶貝女兒。跟我們兩個說,母親節快樂!



最後,希望一切都是虛驚一場,希望大家都健健康康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